下次看醫生要討論的議題

下次看醫生要討論的議題

今天想到了一個議題,這是最近發現的一個症狀,是一個持續漸進的一個退化過程,能力的退化與生活功能的退化。

我先說一下我先前的歷史,我18歲的時候就獨自一個人去高雄出差住公司三個月,白天黑夜上班日假日都沒問題,怎麼過的我忘了,但不是段不好的回憶。

19歲獨自去上海公司擔任經理,那時除了鼻子和耳咽管及中耳的問題一直困擾著我以外,其實生活自理都不成問題,甚至還可以自己下廚。

22歲獨自在天母的家住了幾年,我忘掉幾年了,那時過得很充實,還不時去學校旁聽把妹被拒絕,我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女朋友都是在這個時候交到的,躁症反覆發作第二三四次自殺未遂都是在這段時間。

但重點是,我從18歲以後,我作為一個成年人的能力與生活功能,是相當具備的:比如對抗焦慮,對抗不安,對抗黑暗,對抗獨處,獨自出遠門,做任何想做的事。

但我發現從28歲後我作為一個成年人的能力與生活功能是在逐漸衰退,我現在得依靠我媽才能對抗焦慮、不安,對抗黑暗總是覺得有點恐慌,害怕獨處,害怕獨自出遠門,能做的東西受限非常多。

如果要說28歲發生了什麼重要的事情,就是我接受鋰鹽做為我主要治療藥物。鋰鹽對我的影響很大,它大幅的影響了我的大腦功能,讓我的智力嚴重衰退,記憶力也嚴重衰退。

也許是它間接的影響到我做為人的能力與生活功能,比如透過影響到自信心相關之類的,老實說我今年是我出生以來最沒有自信心的一年。

所以也許這該跟醫生討論一下,如果真的我的懷疑是真的,那是否該停用鋰鹽?

之前第四次自殺未遂住在松德院區它們硬給我用Abilify,雖然睡前吃會失眠,但抑制躁症效果似乎不錯,我有好幾度自發性地想要躁症發作都發作不了。

先說以上全部都是我的猜測,沒有醫學根據,只是一個病人想跟醫生討論的想法,我的部落格可以在手機看,所以我打在這裡,我到醫院就滑我的部落格就好了。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