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躁症過去憂鬱期到來

似乎躁症過去憂鬱期到來

現在的狀況似乎是這次的躁症完全的過去,緊接著憂鬱期到來,或者只是因為躁症的過勞導致的疲憊感。

今天是去看Fate Stay Night,又去買Nike球鞋,理論上還算充實的一天,但漸漸的感覺力量在消失,之前躁症擁有的力量到現在大概可以說完全沒有了。

現在的感覺只想睡個一世紀,但又覺得一世紀可能不夠。

昨天晚上是有譜出自己的小說的第二部的新的大鋼,但看來暫時沒力完工。(我也不知道完工能做什麼…)

大概依照以往的路線,接下來就是拼命睡拼命耍廢,耍廢當中無聊做一點事,等下次躁症發作吧!

下次躁症我會想做什麼這我現在也不知道,躁症總有異想天開的地方,說不定下次躁症想當樂器演奏家,畢竟我Keyboard和吉他都彈的不算差。

管它的,等等倒完垃圾後就要睡到自然醒,今天打算吃兩顆意妥明,睡完要是還沒睡飽就耍廢就好了。

對躁鬱症的憂鬱期要求任何東西都是太多,畢竟躁症的時候已經過勞了,憂鬱期其實某種程度是種保護機制吧!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