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迫症確定復發伴隨焦慮症但社交恐懼症好轉

強迫症確定復發伴隨焦慮症但社交恐懼症好轉

最近社交恐懼症我找到一個解決方法,我把我手邊認識的人開始分組,第一組是只要我不做太超過的事不會背叛我的,第二組是跟我有利益往來對我有依存關係的

然後想盡辦法的去相信這兩組的人不會對我做出讓我失望或傷心的事,第一組的維持聯繫,第二組的維持利益關係,然後其他的人就歸類到第三組,第三組就是可能會傷害我的人。

對這組的人我沒有任何辦法,我既不能預測也不能反擊,只能避免接觸,那就讓第二組的人多樣化一點吧!第一組的人活到現在人數已經確定下來了,第二組是錢或利益可以解決的,這相對於建立真正的友情容易多了,當然當我有不滿的時候我就閃人也不用講情面,在商言商的感覺,只是多一點人際互動而已。

不過第三組的人際開拓等最近擔心的事情告一個段落,健身課程上完,將會從進修推廣部的多人課程開始接觸人群。因為實際上就是有理論上應該被歸類在第三組的人跑到第一組的例子在。

說回來,我強迫症伴隨焦慮症一起復發了,我上次看領藥的診斷上面就有寫它,以前是有被診斷過,但因為一陣子都不嚴重,醫生都懶得寫上去。

最近食慾大到一個無止境的地步,飽食神經似乎異常,一直要吃一直要吃,吃到我一個月多了2公斤多,到達人生第二高體重。

然後最近擔心的事情總是一件接著一件擔心不完,我媽下週四就要去美國了,我擔心她在旅途出意外,她回來後要去開刀,我擔心開刀出意外,四月去日本自由行要帶外婆去,我擔心外婆活不到四月(她80幾歲了),或去了有意外處理不了。

不過最近開始減重了,一週兩天私人教練課,課後會踩一小時的坐式腳踏車,看著窗外馬路對面的麥當勞真的很餓啊!如果這些焦慮的事情都過了,明年四月我想要以帥宅的身分帶外婆去秋葉原的女僕咖啡廳和她們用日文聊天,不再是肥宅的身分。宅也宅的帥一點吧!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