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症似乎發作,文思泉湧

躁症似乎發作,文思泉湧

最近我感冒了,前兩天渾渾噩噩的過了,痛苦得要命,直到昨天下午稍微好轉後清醒,就發現好像精神狀況也跟著變了。

原先焦慮我媽去美國之類的事情,現在覺得時間到了就自然有解決的方法,希望能持續下去,沒有焦慮的感覺真的是太棒了。

然後我發現我一直以來的輕微憂鬱終於過去,也許不該稱為輕微憂鬱,應該稱為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吧!

昨天晚上和我爸談了很久的佛法,我用我已有的哲學概念和他對談,並且跟他說我最近在我大腦創建的新系統。

然後我覺得我躁症好像就發作了,我開始全身湧出源源不絕的力量,我大腦思考的速度是平常的好幾倍。

不過昨天只睡3個多小時,現在眼睛實在有點累,很想閉起眼睛休息,但強迫意念讓我一定要繼續打文章。

我總覺得我應該寫些什麼東西,現在有寫不完的文章和想不完的哲學,我覺得我該去吃顆短效壓制躁症的藥。

希望這次不要闖出什麼禍來才是。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