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東吳的恩師們

我在東吳的恩師們

先說排序不代表什麼,每位都對我相當的有恩,我是依照認識順序寫的,我總覺得不把他(她)們寫出來心裡不暢快。

  • 陳瑤華老師
  • 范芯華老師
  • 林正弘老師
  • 蔡政宏老師

還有陽明心智哲學研究所的王文方老師,他在東吳是兼課,所以列在最後。他還曾經用車載我順路回家過,對我真的相當好。

東吳的老師我就不寫到底有恩在哪裡,因為這樣可能會起比較心理畢竟他(她)們是同事,但每位都是很好的老師。

我其實真的對哲學很有興趣,我大學志願直接是考哲學系,念不成又幾度的回哲學系旁聽。

現在我是在清算我的過去。我只覺得旁聽這些教授的課真的有點可惜,我數度進出,不管是學校正規上課還是旁聽。

我只要一去上課,躁症一定會因為事件觸發,導致我堅持不到一個月,前面一個月積極的跟什麼一樣,突然就消失,因為躁症結束,正在倦怠或憂鬱。

我每次都在平穩時期覺得這次終於可以聽完一門課,然後去了第一堂課躁症就發作,然後不到第四堂課人就消失。

我想他(她)們每個人都是頂尖的教授,他(她)們讓我尊敬的地方是面對我這種精神疾病的學生的態度。

總之相當感激這些老師們,也相當運氣好能遇到這些老師們。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