掙扎的背影

最近,發現寫小說太好玩了,把頭腦裡的幾十萬字簡化成幾萬字,打在Word上,多到自己校稿都快要死掉,真的太有趣了。

其實也不是好玩,只是除此之外沒有辦法記錄我掙扎的背影。

從1/6開始,到現在已經寫了30多萬字,定稿15萬字。

只是我不知道為什麼在寫就是了。

第一個系列的輕小說,第二集構思好,又寫了第二系列只有一集的輕小說。

第二系列寫好,昨天吃完睡覺的藥,突然又想到第三系列的輕小說。

現在第三系列寫了一萬字,等第三系列寫完8萬字校稿完5次,就要回去寫第一系列的第二集。

然後隨時保持接收創意做第四系列。預計今年年底前要寫100萬字定稿,能不能出書就不太重要。

畢竟躁鬱症的創意並非一般人能夠接受與理解的。

醫生說通常跟我類似類型的躁鬱症患者,能力有我的能力或在我之上的,都是生前沒人理,死後幾百年才被挖出來講。

最有名的就是梵谷,生前幾乎沒賣出一幅畫,死後一幅畫我存錢一輩子都買不起。

至於有沒有被挖出來,對我也不重要,反正都死了,賺了錢我也用不到,有了名聲也沒用。

今天吃了睡覺的藥,結果凌晨兩點就起來,不知道是不是躁症又要發的跡象。

就算醫生要我停止寫作我也不會停了,我已經因為躁鬱症失去太多。

就算生命只剩下今年,年底我會過勞死,我也要好好的過勞。寫到這裡有點想哭,其實我很怕死。

但我又在關鍵時刻會選擇自我毀滅的道路,跟第一系列小說的主角很像。

我只是想在人世間,留下一個我曾經來過,也掙扎過的痕跡。

不想要走過哭過笑過,但就像沒來過一樣,這恐怕只是某種追求永恆的愚蠢心態吧!

Share this pos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