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症或強迫症不知道哪個症現在又發作了

如題,所以凌晨快四點是醒著的。因為現在我媽理論上應該要在飛機上回來的途中。

但昨天晚上發LINE想在她上飛機前和她聯絡一下,卻聯絡不到人,就開始很擔心,腦袋中一直出現很糟糕的狀況,會不會在美國發生很嚴重的事?

所以我判斷不知道是焦慮症還是強迫症可能又發作了,老實說兩個症我實在在這塊分不太清楚。

不過經過那麼多次失誤的嚴重事情判斷,現在總覺得自己的感覺是不可靠的,我想再多都是心中的小劇場,時間過了事情總是不是像我想的一樣。

但擔心的感覺仍舊有,不然怎會稱為症呢?現在只想趕快到明天下午四五點,就可以知道我的擔心到底有沒有意義了,希望是一點意義都沒有。

凌晨四點要做什麼事才好呢?現在又睡不著了…

明天下午要回診,終於要去打維思通了,我前陣子的躁症應該可以告一個段落了。

想和醫生討論一下我躁症時發展出的哲學系統,以及現在的這個擔心。

如果是焦慮症可能有抗焦慮劑可以吃,如果是強迫症就沒救了,我不能吃抗憂鬱劑。

Share this pos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