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一下最近的狀況

雖然說要停筆,但還是紀錄一下最近的狀況,因為我也並沒有真正停筆,躁症強迫行為就是這樣可怕。

星期二、星期三連兩天注射了Haloperidol,第一天注射的地方今天才開始發現很痛,注射的肌肉有點腫,第二天注射的當天就痛死了也腫得很誇張,現在隔了兩天還會痛。

注射Haloperidol會讓大腦陷入一個空白的狀態,都有點忘了打完是怎樣從醫院回到家,要注射這個真的得要有人陪同比較安全。

仔細回想一下,好像運氣很不錯,兩次注射完都馬上叫到計程車,計程車也都沒有給我繞路,回家路上還買了便宜的咖哩飯,但這些記憶好模糊。

注射完大約一天以內都在藥效範圍內,躁症明顯被壓制下來,在瘋狂了一陣子之後那段的寧靜真的很寶貴,但一天後又開始大腦越轉越快了。

由於我發作的病症類似第二型,所以我表現出來的行為是大腦上的高功能等等,伴隨著強烈的自信心與企圖心。

但我不想再去注射第三次,除非又超速到太誇張,因為打針真的很痛。我打那麼多針第一次有針打到讓我想要投降輸一半的。

昨天口服Haloperidol 5mg 兩顆似乎有效吸收進去,不能理解之前為何口服Haloperidol 5mg 3顆完全沒作用。

今天大腦運作雖然也是在躁症的感覺下,很明顯現在並不是在躁症,因為剛剛起了一個念頭要找Freelancer花大約150USD寫Xamarin的實作範例,馬上被自己駁回。

只要我還有理智可以駁回自己的瘋狂想法,就不應該認定現在是在躁症,只是有點High而已。至於為何會出現瘋狂想法,可能我本來就是一個瘋狂的人吧!

這幾天雖說要停筆,但還是斷斷續續在寫作,寫完又把文章隱藏,很明顯自信心下降了,也就是我已經開始懷疑我這段期間寫的文章是否妥當了。

大致上要紀錄的這些,給未來回頭看的自己,也給可能有相同病症所苦或身邊有相同病症所苦的讀者。

Share this pos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