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我躁鬱症相關的用藥

談談我躁鬱症相關的用藥

基本上我現在是三線用藥在控制躁症,因為我常常爆衝的躁症發作。我就不說全部吃的藥,我一天得吃10多顆藥,有點慘,有幾顆藥跟氣喘有關。

我現在是在台北市的國泰醫院就醫,主治醫師是張景瑞醫師,我對他的醫術覺得沒意見,只覺得是我自己體質太麻煩。

現在用藥有:

Lithium(鋰齊寧):就是傳說中萬惡的鋰鹽,目前用量一天兩顆,原本應該要吃一天四顆,但早上兩顆常常忘掉。

醫生開的Haloperidol暫時沒在吃,因為耐受性太強,口服已經感覺不到藥效了。明天回診將與醫生討論。

Carbamazepine(癲通):因為驗血檢驗出我不會有紅疹的副作用,現在也成為情緒穩定劑的一線,但我個人覺得吃跟不吃好像差異不大。

Risperdal Consta 37.5mg(維思通):這是我沒辦法長期出國最大原因,因為要兩週注射一次,明天打算去注射。它才是主要控制躁症的藥物。

基本上這三線完全控制不住我從去年年底到現在的這一波躁期,我已經爆衝到自己生理上快累死,但精神上一直想多做一點事。

說點心裡話,躁鬱症其實真的很可憐,請大家多多關懷躁鬱症患者,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當自己以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時候,通常想的和做的是兩回事。

躁鬱症第一型部分人會有暴力傾向,是屬於躁狂型的。第二型暴力傾向較低,偏向於大腦上的輕躁症。醫生無法判定我哪一型。

因為我兼具了第一型的週期,和躁狂的強度,但發作出來的行為是第二型的輕躁症,就是很狂的輕躁症,大概兩三個月就要發一次。

自從使用維思通後有大約3個月沒發作,那陣子是我人生最平靜的時期,但似乎我很快的又對維思通有一點耐受性,這次躁期在躁症與躁症邊緣反覆,這就好像股票要漲不漲的,突然就漲到歷史新高又跌下來,然後又再創歷史新高。

我先是自創了一套自以為還不錯的不可知論,然後又喜新厭舊的去寫了一系列輕小說的前兩集大約15萬字。

其實正常人看到我創作的東西,大概很難有人會理解為什麼有人會想要做這種東西,就連我父母都無法理解我,更別說其他人,恐怕我自己也不了解我自己。

可能考慮明天會注射Haloperidol,但真的很痛,它是油性的針劑,推藥的時候真的會讓你想喊投降,但護理師因為不是打在自己身上,都很無情的推藥,之後揉散藥物會讓人更想撞牆,然後之後的肌肉會痛14天以上。

我今天以為躁症已經過了,但現在能打出這麼多字,明顯還在躁期,但我現在超累的。大概是股市漲破歷史新高後的拉回吧!

如果身邊有躁鬱症患者,真的要多關懷他們一下,尤其躁症在跌下去的瞬間,會相當痛苦,我昨天差點又自殺了,但今天早上睡醒又沒事了。

如果躁鬱症患者在躁症發作期間說要自殺,最好多關心一下,不然就有可能要到對方靈堂去上香了,至少以我來說,我說要自殺的時候都是自殺的念頭強到不行,其實我很怕死,但躁症會有強迫的念頭。

基本上中華民國政府(在此不想談兩岸問題,勿戰)是將躁鬱症列為輕度身心障礙,所以我也有身心障礙手冊,但要三年複檢一次。

重大傷病卡就不用說了,沒有的話看診的花費會貴到想哭。有重大傷病卡,我去國泰醫院急診打Haloperidol只要200元就好了。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