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症進入第三天

其實我不記得是第四天還第三天了,最近時間感因為躁症的關係開始模糊了,我今天做了一上午的事我以為我忙了一整天,結果發現我還有一個下午可以忙好棒喔!累死我了!

累死我了是隨便說的,現在的我根本不知道累!我無聊就在創造我的哲學宇宙論,或針對佛教的幾個人類無法理解的名詞指稱做出一些敘述,雖然只打幾篇文,但前前後後修修改改刪刪減減。

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維思通沒效了,今天早上我針對我爸公司要雲端化的部分設計了一下Microsoft Azure,然後在上面架了一個Mail Server,還有一堆懶得打出來的事,回頭一看,才中午。

剛剛又試圖想要做一些標新立異的文章,苦思了兩個小時,最後只草草的了結在了一個我覺得眾所皆知的結論上,要標新立異又有論點真的很難。

我在想明天要不要凌晨六點半起來掛精神科醫生的門診,這樣可以掛比較前面的號,去回診一下也許比較好,但我能吃的藥都吃了,甚至過量了,針也打了,總不能把我抓去住院吧?

現在很想靜下心來看書,因為我思考了很久以後發現我能思考的內容太少了。閱讀背景不足一直是我致命傷。

其實我現在雖然處於狂喜狀態中,但我很痛苦。

Share this pos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