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症過去,準備回診

昨天晚上五點,因為實在是受不了大腦的強制高速運作,去國泰急診,打了兩針,主要的那針是Haloperidol的成分,和我口服一樣,但口服劑量較低。

然後晚上原本要寫紀錄,但實在受不了嗜睡的副作用就去睡了,睡到午夜11點,清醒了,但我又吃了意妥明,繼續睡到早上六點半掛號。

結論是躁症過去了,我現在也不知道要寫什麼了,大腦好累,身體好累。但我想這個躁症過去有可能是暫時性的,所以還是去回診比較保險。

現在寫不太出成文的句子,也結構不出一些複雜的概念,是有點挫折,今天要去跟醫生討論,總不能每次都是極端狀態下才有辦法做一些事情。

現在大腦很安靜,思考很平和,雖然這次躁症才發作幾天,但好像好久沒這樣過了,有點想繼續維持這個平靜一陣子。

Share this pos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