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 五月 2017

談談我的自我傷害(自殘)傾向

老實說我不知道醫學是怎樣斷定我的自我傷害或所謂的自殘傾向,也不知道醫學是怎樣解釋,因為我沒有心理學背景。

以我的智力想要去念好一個心理學,尤其是變態心理學這塊,應該是沒問題,但老實說它不是我的興趣,我時間能使用的又太有限,也許未來會自修心理學相關。

我寫這篇只能解釋有些人進行自殘的時候,心中是如何的想的,為何會想要做那樣的行為,寧可事後還要貼著一堆藥,然後洗澡痛得要死。

我從國中二年級就出現第一次的自殘行為,那時候是我喜歡一個轉學過來我們班的女生,而那個女生在很開心的跟一個我討厭的人聊天,這個情境下。

那時候湧出來的念頭我有點忘了,第一個念頭是想要做點事情吸引人注意,第二個念頭是因為內心很痛苦想要轉移痛苦的焦點,我會自殘多半都是基於以上兩者理由。

我當時用手捏碎光碟片,然後用光碟片碎片在我左手臂割了一個相當長與寬的傷口,那個傷口的疤痕到現在都還在。最後傷口化膿貼了好幾週的藥才好。

割完的當下只有一種痛快感,即使我手很痛,但心中有一種莫名的滿足感,然後在意的事也因為傷口的痛楚被轉移了。

我很不諒解當時的班導師,他知道我是自殘卻完全忽略不管,我實在很想回去義正嚴詞的修理他但他幾年前自己過勞死了,我沒辦法跟死人對話,但即使他死了我也不會原諒他。

之後第二次的自殘是在我16歲松山高中二年級剛開始躁鬱症發病,但被已自殺的陳國華判定為過動,開錯藥物讓我相當難受,我想要引人注意,所以用刀片及衣架子的尖端在手上劃X型。

我也不會原諒陳國華,收了那麼多錢判斷錯疾病開錯藥最後還自殺,但死人又沒辦法揍他,所以只好作罷。

通常不會選太銳利的刀片,因為製造出來的痛苦相當少,那種行為的時候必須伴隨著相當強烈的肉體上痛苦,精神才會得到滿足。我刀片只割了一刀就嫌不過癮,去拿隨手可得的衣架還確定沒生鏽。

自殘通常不會希望自己死掉,自殘與自殺不一樣,我的自殘只是精神痛苦與肉體痛苦的互相轉移與滿足而已,還有部分的引人注意。死了怎麼引人注意?不小心讓自己破傷風去醫院躺不是好玩的事。

如果是有引人注意目的,我都會選擇在顯眼的位置,如手的前臂,手掌不會是目標因為常常要動到會痛,會選一眼看的到但幾乎不會用到的地方。

但在23歲左右開始的自殘就不想讓我媽知道了,因為我媽會心痛,所以改成在胸口或肩膀衣服遮住的地方。

或改由吞過量但不致死的藥物,並且那藥物會造成強烈的昏睡,我常使用的藥物有得安緒及意妥明,這兩個在藥房都不須處方也沒有管制,政府真的應該好好管管精神疾病類的藥物。

那種自殘的感覺就只有單純想要透過傷害自己獲得某種的滿足感,或透過痛楚轉移精神的痛苦。

不過一旦自殘行為引起注意對別人是有效的時候,偶爾還是會用這種方式希望引起別人的注意,讓別人知道自己的嚴重性。

像最近精神年齡嚴重退化,焦慮及恐慌很嚴重,尤其對我媽的依賴變得很強的時候,就會用這種方式引起她對我的危機意識,讓她知道我狀況很嚴重。

不過如果單純只是引起注意加威脅性質,通常說的比做的多,會說但不一定真的會去做。然後威脅完可能還會加個道歉…

因為我個性本善,很多舉動真的都是精神疾病導致控制不住這樣做的。

程式設計生涯暫停或終止

要說為什麼暫停,我想是我找不到熱情了,我不像14歲的時候整天抱著一本厚厚的中文書,或18歲去抓一堆盜版的英文ebook來自修,且我對寫專案沒興趣了。

寫專案,是非常麻煩的一件事,必須不斷跟客戶溝通,客戶又有時相當不理性,要求幾乎做不到的東西,然後金額因為同業競爭導致也沒有多高。

寫專案完全只是為了錢,那我就實在不是太想寫了。如果今天公司接了一個相當困難,讓我沒把握完成,又有興趣足以讓我躍躍欲試的專案,也許我會繼續在程式設計這條路。

所以,我寫暫停,或終止。

公司是我爸開的,老實說也是間小公司,現在我爸年紀大不知道大腦為什麼想法變了,完全沒有打算讓我接手公司,打算公司做到他退休就好。

這樣我實在被他耍了,他在我18歲(我第一次高二發病休學一年)猶豫要不要接受松山高中嚴格的高三生活的時候,因為高二下唸完休學滿兩年就可以考大學,他要我到公司工作。

導致我現在沒高中畢業證書,大學我去考了,政大哲學、東吳哲學、輔大企管、銘傳企管都正取,我因為對英美哲學有興趣選擇東吳哲學,最後因為遭同學霸凌而自行退學。

導致我沒大學畢業證書,現在要去找工作沒有一家公司會要我,當初規劃要讓我接手公司,結果現在不了了之。

我現在沒有正規的工作收入。

現在一個月平均5萬的收入來自於我19歲躁症發作時去研究的選擇權,當時的躁症失控程度相當高,曾經連勝12個月,但沒辦法長長久久的使用現在的策略下去,因為第十三個月失控亂下單導致嚴重虧損。

現在躁症的發作病況有點變動,我情緒波濤洶湧,但理智卻維持在最後的一絲底線,規定的原則該遵守的就是會遵守,所以似乎可以靠選擇權維生。

既然可以靠選擇權維生,那我為什麼要去寫專案讓客戶在那邊煩我。

所以我就把音樂及電影的部落格轉為選擇權日記持續追蹤我的操作狀況,程式設計宣告到這次的公司網站寫完就歇業。

然後,這個部落格就是紀錄我痛苦的日常與回憶(但很多人覺得我很幸福)。

部落格轉向-罕見型別躁鬱症病患的故事

我這個部落格原本是打算做程式設計相關心得,軟體使用相關介紹的。但在最近我的程式設計職業生涯快要畫下句點,也沒心情寫些軟體的介紹了。

但我想寫文章,我想寫些只有我知道的事,有什麼可以寫的?那就是我身為無法判定型別的躁鬱症併發強迫症與關係妄想症,並經歷了扭曲的求學過程導致的幾項人格違常的這樣人的日常與回憶。

我想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但我卻與其他人相異甚遠。我是個令人「無法理解為何會有這樣的人」的人?我究竟是怎樣活到三十歲?這樣的人,生存下去有什麼樣的目的?我對於這世界與人生的價值判斷又是什麼?

我想我把我快滿三十以前記得的,之後發生的,全部記錄下來,我不求太多,只希望也許有人會看,也許對這社會能造成一點歷史的刻痕,不要兩手空空而來兩手空空而去。

我曾想過我要不要公開我精神病患甚至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身分,老實說這在台灣社會是一件有點難為情的事情,也是會遭到歧視的事情,但我想有時候也許需要有些人有勇氣,做一些別人不敢做的事情,我是躁鬱症病患,我不會砍人,我沒有憂鬱症但我自殺四次未遂,我的生活的大概輪廓在我的部落格網路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我和一般人大多時候沒差別,我甚至比別人大腦更高功能。

我先條列把我經過專業醫師認定有的幾項疾病寫出來

  • 雙極型情感性疾病 無判定型別
  • 強迫症
  • 妥瑞氏症
  • 關係妄想症
  • 自戀性人格違常
  • 劇化性人格違常

最近又多了焦慮和恐慌這兩樣但我認為只是這個春天精神不太穩,短暫的問題,前列的問題有的是從我出生就困擾我,有些很小便發作,有些到16歲才發作。

以後我也想寫寫我被全班九成的人霸凌,家庭又剛好經歷事業最忙的時期沒空理我,學校的輔導室老師他媽的只知道看成績,看到我成績是松山高中以上的分數還說是我運氣好。

然後再來寫寫我一次又一次躁症發作,在極度躁狂導致大腦異常的高功能卻又失去平時理性的時候,我到底做錯了那些事,我人生三十年該懺悔的事已經用一本六百頁的書都寫不下了。

其他部落格理論上想到就會繼續經營,想要創一個部落格網路是我在躁症的時候做的決定,現在看起來真是愚蠢,一個人維持五個部落格根本是不太可能的事,但這就是我躁症會做的事。

為什麼要五個站,因為搜尋引擎優化同一個站不能太頻繁,我用的是黑帽手法,當時的想法是我可以同時進行五個網站的搜尋引擎優化在同一段期間內把網站推到不同領域關鍵字的第一頁。

那為什麼是五?因為根據我躁症時期的體力與每天可以產生的文字數,和打字速度及搜尋引擎優化需要的時間,五個網站剛剛好是極限,躁症時期的極限,因為躁症時期我睡眠極少體力極好,我當時規畫一天要在其中兩個網站各發一篇文。

總之今後這個網站的主題就是一個罕見精神病患的日常與回憶,可能加點省思,也許會把哲學與佛學相關加在這個部落格。

今天是處於平穩時期,四月底才躁症發作完,現在又偏躁症快要發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