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 七月 2017

又一次的轉換跑道

最近,投資的生活實在是讓我對一切事物都產生不了熱情,反正策略確定好,剩下來的就是交給運氣,勝率不管多少,期望值不管多少,最後決定的仍然是那最重要的運氣。

最後,我變的像退休後一樣,理論上我才30歲,正當應該為想做的事情全力打拼的時候,但現在有種對未來已經放棄的感覺,就是那種明天賺也不會開心,明天虧也不會心痛,反正就這樣而已。

我不認為人生的目標是為了賺錢,賺錢只是為了維持生物基本的身體運作,當物質的慾望越少的時候所需要賺的錢就越少,賺錢只是維持生命的一個手段,不是目的。

但我認為沒有熱情的人生不值得繼續活下去,所以要開始找生命的熱情,我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

我的興趣很廣泛,也許最近會開始從哲學的深入研究、程式設計的進一步研究、社會學或歷史相關的入門研究、日文的進一步學習開始。

五個部落格會重新給主題,這個部落格可能會恢復程式設計相關,但精神疾病相關已經寫了一些,也不想刪文,可能這個部落格主題就變成兩個。

選擇權的部落格可能會開始寫些哲學我遇到的問題與其他學科入門時的想法,也許不夠成熟,但沒有人一開始思想就是夠成熟的,說到底成熟只是一個含混的概念。

外匯保證金的部落格主題到時候再想,英文的部落格最近都有繼續在寫,日文的部落格寫作暫時停止,因為前陣子沒心思專心放在日文上,最近可能會繼續開始。

總之投資就到前天平倉為止,下次投資也許是買一些殖利率高的個股,不過不是最近,反正除息也要等明年,現在買沒意義。

躁症發作後注射Risperidone 37.5mg(維思通)

最近躁症發作,每天都要說幾百萬個字,有人在就要找人說話,沒人在就自言自語,也幾乎沒辦法坐著定在那邊,一定要走來走去,睡眠也變很少但絲毫不感到累,完全冷靜不下來。

今天是去醫院定期回診,醫生想了一下問我要不要改用注射藥物,總之我認為口服藥物已經到極限,我就同意。

注射的藥物是Risperidone或稱Risperidal,劑量是37.5 mg,必須臀部注射,由於不是油性的針,並不會太痛。

Abilify被換掉了,看來它仍然對我躁症沒效,一開始是有效,但在這陣子躁症悄悄的發作,我自己都沒注意到,等注意到的時候已經控制不住,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何時發作的。

注射後身體會有一種違和感與虛弱感,現在四肢似乎很難用全力,我現在好像沒辦法全力握緊拳頭。感官變得有點奇怪,有種抽離感,比如我在跟人說話好像我在看我自己跟人說話。

注射後2小時開始就有點想睡覺。六點開始有嚴重的恐慌感,不過我最近一直都大約那時有恐慌感所以不一定是藥物影響。

影響最大的是回到家後,我終於可以靠我意志力控制我不要走來走去,或不要一直講話,但不控制仍然會一直講話。

然後我覺得我現在終於可以控制自己了,這週一開始我幾乎沒辦法控制自己冷靜,我現在感到難得的平靜,要我說就是一種舒適感,我的大腦的思緒終於可以不用一直超速不停地亂衝亂撞。

這幾天要觀察一下藥物到底影響有多大,如果我有辦法坐在椅子上看書超過一小時,那我想躁症大概就控制住了。

我好想現在的平靜一直維持下去。這種喜悅感大概沒人可以理解吧!因為大家大概平時沒壓力時調適一下就可以這樣平靜,但在我人生像現在平靜的時間恐怕沒有到百分之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