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 十月 2017

憂鬱期與社交恐懼症

最近因為打針抑制住躁症,所以變成只會單方向的發作憂鬱期,加上診斷出社交恐懼症,現在過得實在有點不知道該怎樣說。

躁鬱症的憂鬱期通常是重度憂鬱症,但我憂鬱期卻只有輕度憂鬱症的症狀,通常時間長短躁症比憂鬱期是1:2的樣子,但我之前是3~5:1。

所以我沒辦法被判定是哪一型別的躁鬱症,但今天想寫的不是關於躁鬱症,而是關於社交恐懼症,所以把焦點移動一下。

社交恐懼症的徵狀大概在今年一月的時候就有顯示出來了,首先出現是對於合作關係的極度不信賴,那時工作上與人合作會讓我時常陷入輕度或中度的恐慌狀態。

然後到大概開始操作選擇權的時候,那時變成相當害怕收到LINE的訊息,相當怕我的操作被營業員看笑話,相當害怕和營業員與一個分析師的對談,但投資又只有他們可以講,不講真的很悶。

然後接下來就到開始注射維思通,躁症受到控制了,我變得幾乎足不出戶,只有待在自己房間的時候是最自在的,我的活動範圍大概只剩下家裡跟屋頂,偶爾出去吃個東西也是跟家人一起出去。

但明天要跟高中同學去看雷神索爾3,現在就陷入很焦慮的狀態,老實說我不知道自己在焦慮什麼,但就覺得很焦慮。之前錯過了很多評價不錯的電影,這次是想要突破一下才硬是約了一部電影。

至於社交恐懼症我實在不知道原因,醫生也沒說太多,上次看診受限於時間,沒有討論很多,因為是健保的門診,不好意思給別人拖太久,醫生是沒有催我快一點,但我不想出診間被瞪。

但醫生確實跟我說我有社交恐懼症,他勸我自己試著走出去,說對我來說心理諮商並沒有用,畢竟我的智力與思考模式太特別,他不認為心理諮商會有怎樣的效果。

憂鬱期的時間已經快要過去了,這次大概是從三週前開始較為嚴重,因為有在吃抗憂鬱劑所以三週左右就已經恢復到快到正常,大概明天如果能順利地看一場電影(我想不到哪裡會不順利,我都看過近百場的電影了)我想應該對病情會有幫助。

焦慮就讓他去焦慮,等等吃兩顆得安緒(抗焦慮劑)就放著不管,反正現在說到底只要隔天要出去心中絕對會好像扛了一顆大石頭一樣,我是覺得只要習慣了自然扛的輕鬆或就沒有大石頭了。

但說真的很想躲在家,躲到死都不要出去。

Risperidone 37.5mg(維思通)注射第六次實際感受

Risperidone 37.5mg(維思通)現在成為控制我躁症最主要的藥物,我每兩週都得去醫院注射一次。

注射是打在臀大肌上,兩個臀部交替注射,注射完後需揉個三分鐘到五分鐘,不然臀部之後會痛一陣子。

藥物的違和感也隨著注射的次數變多漸漸地沒有了,要說注射完當天會怎樣,大概只有想睡覺吧!

若是情緒偏High的話,注射完會有很強烈的踩剎車作用,頭腦會相當的不舒服,但睡個覺起來就好了。

很高興的是它在藥典或醫生口述的副作用我都沒出現,所以說要分享實際感受也只有好的面向。

好的面向就是它將我躁症控制到幾個月都不曾發作過的狀態,即使加上百憂解也只有快要發作但沒實際發作。

硬要說不好的面向就是它讓我變得較為憂鬱,這幾個月動力相當薄弱,很提不起勁做很多事,但也有可能是剛好到憂鬱期。

直到我最近吃百憂解控制強迫症,動力才漸漸地變多一點。之前憂鬱期通常會更慘,所以我覺得應該是藥物壓躁症導致輕微憂鬱狀態。

但只要不躁症我就不會做錯事,憂鬱症的我頂多像廢物,但不會做錯事。所以這個藥還會繼續打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