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物相關

口服Haloperidol,躁期中的小休息

剛剛躁症發到實在受不了,只好嘗試口服Haloperidol 5mg 2顆,有一陣子沒吃了,因為之前口服一點效果都沒有。

不只沒有藥效,連副作用都沒有,醫生也不明白發生啥事,之前吃3顆一點呆滯的狀態都沒有,肌肉也沒僵硬。

然後剛剛躺在床上,不知不覺睡了這兩週來最安穩的一覺,當然作夢的時候頭腦還是一直動,但我好久沒有感覺到睡醒一種疲勞消失的感覺。

其實我躁症會睡覺,不睡覺會死人,只是變成兩天睡一次,但精神上的疲勞會一直加重。

但因為躁症精神上的疲勞很可以負擔,所以會負擔到自己精神疲勞到快死了才躁症過去。

而這次躁症就像美國股市一樣,每次看似要拉回都馬上創新高,所以相當累。

現在躁症並沒過去,但真正打哈欠的感覺真的很舒服…明天不用去打針了,終於口服Haloperidol也可以了!

講一下大概口服的感覺吧!一開始會有肌肉僵硬,和肌肉的非自主性運動,服用到5mg 3顆可能會嚴重坐立不安。

坐立不安是怎樣的狀況呢?躺在床上躺不住,坐在電腦前坐不住,大概一兩分鐘就要換個位置,然後兩個位置換來換去都快累死。

有時3顆會有恐慌的狀況,這可能跟我最近的焦慮症有關,基本上剛開始時不會這樣。

然後副作用最討厭的就是變胖,再來就是我覺得不該歸累到副作用的嗜睡。嗜睡對躁期是相當好的副作用,畢竟躁期基本上睡不著的。

最好不要白天吃Haloperidol,會開車、騎車也盡量不要吃,吃了如果走路過馬路也要集中注意點,操作危險器械吃了簡直是不要命。

然後嗜睡了還不去睡就會跌倒,不過我有別的藥也會跌倒所以不知道是哪個害的。

Haloperidol有針劑,打的時候會讓你想哭爹喊娘,只有在躁症發作很嚴重才有必要注射。

我原本明天要去打針的,但口服有效就口服了,現在躁症中間的小休息,很愉快。

Haloperidol是短效藥物,我吃大概效果不會超過一天,所以估計明天躁症又會繼續瘋狂。

 

談談我躁鬱症相關的用藥

基本上我現在是三線用藥在控制躁症,因為我常常爆衝的躁症發作。我就不說全部吃的藥,我一天得吃10多顆藥,有點慘,有幾顆藥跟氣喘有關。

我現在是在台北市的國泰醫院就醫,主治醫師是張景瑞醫師,我對他的醫術覺得沒意見,只覺得是我自己體質太麻煩。

現在用藥有:

Lithium(鋰齊寧):就是傳說中萬惡的鋰鹽,目前用量一天兩顆,原本應該要吃一天四顆,但早上兩顆常常忘掉。

醫生開的Haloperidol暫時沒在吃,因為耐受性太強,口服已經感覺不到藥效了。明天回診將與醫生討論。

Carbamazepine(癲通):因為驗血檢驗出我不會有紅疹的副作用,現在也成為情緒穩定劑的一線,但我個人覺得吃跟不吃好像差異不大。

Risperdal Consta 37.5mg(維思通):這是我沒辦法長期出國最大原因,因為要兩週注射一次,明天打算去注射。它才是主要控制躁症的藥物。

基本上這三線完全控制不住我從去年年底到現在的這一波躁期,我已經爆衝到自己生理上快累死,但精神上一直想多做一點事。

說點心裡話,躁鬱症其實真的很可憐,請大家多多關懷躁鬱症患者,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當自己以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時候,通常想的和做的是兩回事。

躁鬱症第一型部分人會有暴力傾向,是屬於躁狂型的。第二型暴力傾向較低,偏向於大腦上的輕躁症。醫生無法判定我哪一型。

因為我兼具了第一型的週期,和躁狂的強度,但發作出來的行為是第二型的輕躁症,就是很狂的輕躁症,大概兩三個月就要發一次。

自從使用維思通後有大約3個月沒發作,那陣子是我人生最平靜的時期,但似乎我很快的又對維思通有一點耐受性,這次躁期在躁症與躁症邊緣反覆,這就好像股票要漲不漲的,突然就漲到歷史新高又跌下來,然後又再創歷史新高。

我先是自創了一套自以為還不錯的不可知論,然後又喜新厭舊的去寫了一系列輕小說的前兩集大約15萬字。

其實正常人看到我創作的東西,大概很難有人會理解為什麼有人會想要做這種東西,就連我父母都無法理解我,更別說其他人,恐怕我自己也不了解我自己。

可能考慮明天會注射Haloperidol,但真的很痛,它是油性的針劑,推藥的時候真的會讓你想喊投降,但護理師因為不是打在自己身上,都很無情的推藥,之後揉散藥物會讓人更想撞牆,然後之後的肌肉會痛14天以上。

我今天以為躁症已經過了,但現在能打出這麼多字,明顯還在躁期,但我現在超累的。大概是股市漲破歷史新高後的拉回吧!

如果身邊有躁鬱症患者,真的要多關懷他們一下,尤其躁症在跌下去的瞬間,會相當痛苦,我昨天差點又自殺了,但今天早上睡醒又沒事了。

如果躁鬱症患者在躁症發作期間說要自殺,最好多關心一下,不然就有可能要到對方靈堂去上香了,至少以我來說,我說要自殺的時候都是自殺的念頭強到不行,其實我很怕死,但躁症會有強迫的念頭。

基本上中華民國政府(在此不想談兩岸問題,勿戰)是將躁鬱症列為輕度身心障礙,所以我也有身心障礙手冊,但要三年複檢一次。

重大傷病卡就不用說了,沒有的話看診的花費會貴到想哭。有重大傷病卡,我去國泰醫院急診打Haloperidol只要200元就好了。

 

紀錄一下最近的狀況

雖然說要停筆,但還是紀錄一下最近的狀況,因為我也並沒有真正停筆,躁症強迫行為就是這樣可怕。

星期二、星期三連兩天注射了Haloperidol,第一天注射的地方今天才開始發現很痛,注射的肌肉有點腫,第二天注射的當天就痛死了也腫得很誇張,現在隔了兩天還會痛。

注射Haloperidol會讓大腦陷入一個空白的狀態,都有點忘了打完是怎樣從醫院回到家,要注射這個真的得要有人陪同比較安全。

仔細回想一下,好像運氣很不錯,兩次注射完都馬上叫到計程車,計程車也都沒有給我繞路,回家路上還買了便宜的咖哩飯,但這些記憶好模糊。

注射完大約一天以內都在藥效範圍內,躁症明顯被壓制下來,在瘋狂了一陣子之後那段的寧靜真的很寶貴,但一天後又開始大腦越轉越快了。

由於我發作的病症類似第二型,所以我表現出來的行為是大腦上的高功能等等,伴隨著強烈的自信心與企圖心。

但我不想再去注射第三次,除非又超速到太誇張,因為打針真的很痛。我打那麼多針第一次有針打到讓我想要投降輸一半的。

昨天口服Haloperidol 5mg 兩顆似乎有效吸收進去,不能理解之前為何口服Haloperidol 5mg 3顆完全沒作用。

今天大腦運作雖然也是在躁症的感覺下,很明顯現在並不是在躁症,因為剛剛起了一個念頭要找Freelancer花大約150USD寫Xamarin的實作範例,馬上被自己駁回。

只要我還有理智可以駁回自己的瘋狂想法,就不應該認定現在是在躁症,只是有點High而已。至於為何會出現瘋狂想法,可能我本來就是一個瘋狂的人吧!

這幾天雖說要停筆,但還是斷斷續續在寫作,寫完又把文章隱藏,很明顯自信心下降了,也就是我已經開始懷疑我這段期間寫的文章是否妥當了。

大致上要紀錄的這些,給未來回頭看的自己,也給可能有相同病症所苦或身邊有相同病症所苦的讀者。

Risperidone 37.5mg(維思通)注射第六次實際感受

Risperidone 37.5mg(維思通)現在成為控制我躁症最主要的藥物,我每兩週都得去醫院注射一次。

注射是打在臀大肌上,兩個臀部交替注射,注射完後需揉個三分鐘到五分鐘,不然臀部之後會痛一陣子。

藥物的違和感也隨著注射的次數變多漸漸地沒有了,要說注射完當天會怎樣,大概只有想睡覺吧!

若是情緒偏High的話,注射完會有很強烈的踩剎車作用,頭腦會相當的不舒服,但睡個覺起來就好了。

很高興的是它在藥典或醫生口述的副作用我都沒出現,所以說要分享實際感受也只有好的面向。

好的面向就是它將我躁症控制到幾個月都不曾發作過的狀態,即使加上百憂解也只有快要發作但沒實際發作。

硬要說不好的面向就是它讓我變得較為憂鬱,這幾個月動力相當薄弱,很提不起勁做很多事,但也有可能是剛好到憂鬱期。

直到我最近吃百憂解控制強迫症,動力才漸漸地變多一點。之前憂鬱期通常會更慘,所以我覺得應該是藥物壓躁症導致輕微憂鬱狀態。

但只要不躁症我就不會做錯事,憂鬱症的我頂多像廢物,但不會做錯事。所以這個藥還會繼續打下去。

服用Fluoxetine(百憂解)治療強迫思考

由於前陣子強迫思考很嚴重,尤其在可能很久遠的未來上,會擔心自己的生活到如果雙親過世,也一直在擔心我家的貓過世。

醫生研判我之前併發症強迫症應該是有惡化,所以使用了一個雙面刃,抗憂鬱劑:百憂解來治療。

在吃藥的第二週開始強迫思考有明顯減少和容易轉移,但產生了諸多影響。

首先要提的是體重在沒運動下明顯變輕,這不知道是不是好現象。

接著影響到一些食慾,明顯能控制飲食的量,也比較容易飽足。

動力在吃了一週後明顯的活躍很多,想做很多之前懶得做該做的事情。

最後就是我說它是雙面刃的原因,因為躁症也有點快要發作,對躁鬱症患者來說抗憂鬱劑是很要不得的東西。

影響血清素類藥物我不管服用哪種除非在嚴重憂鬱期,不然躁症都會發作。

現在是因為有打維思通,所以並沒有立刻發作。但我想發作是遲早的事。

但這就陷入兩難,我是要不要再無謂的焦慮,還是要躁症發作?

躁症發作後注射Risperidone 37.5mg(維思通)

最近躁症發作,每天都要說幾百萬個字,有人在就要找人說話,沒人在就自言自語,也幾乎沒辦法坐著定在那邊,一定要走來走去,睡眠也變很少但絲毫不感到累,完全冷靜不下來。

今天是去醫院定期回診,醫生想了一下問我要不要改用注射藥物,總之我認為口服藥物已經到極限,我就同意。

注射的藥物是Risperidone或稱Risperidal,劑量是37.5 mg,必須臀部注射,由於不是油性的針,並不會太痛。

Abilify被換掉了,看來它仍然對我躁症沒壓制的效果,一開始是有效,但在這陣子躁症悄悄的發作,我自己都沒注意到,等注意到的時候已經控制不住,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何時發作的。

注射後身體會有一種違和感與虛弱感,現在四肢似乎很難用全力,我現在好像沒辦法全力握緊拳頭。感官變得有點奇怪,有種抽離感,比如我在跟人說話好像我在看我自己跟人說話。

注射後2小時開始就有點想睡覺。六點開始有嚴重的恐慌感,不過我最近一直都大約那時有恐慌感所以不一定是藥物影響。

影響最大的是回到家後,我終於可以靠我意志力控制我不要走來走去,或不要一直講話,但不控制仍然會一直講話。

然後我覺得我現在終於可以控制自己了,這週一開始我幾乎沒辦法控制自己冷靜,我現在感到難得的平靜,要我說就是一種舒適感,我的大腦的思緒終於可以不用一直超速不停地亂衝亂撞。

這幾天要觀察一下藥物到底影響有多大,如果我有辦法坐在椅子上看書超過一小時,那我想躁症大概就控制住了。

我好想現在的平靜一直維持下去。這種喜悅感大概沒人可以理解吧!因為大家大概平時沒壓力時調適一下就可以這樣平靜,但在我人生像現在平靜的時間恐怕沒有到百分之10。

Abilify(安立復)服用三天實際的感覺

說真的,Abilify對我的副作用極少,只有吃下去的前半小時會頭有點暈暈的。

它不像Haloperidol(豁樂舒靜錠)一樣作用非常強,我幾乎感覺不到它對我智力的影響,老實說在停掉豁樂舒靜錠以後智力確實恢復一些,剛剛把一直完成不了的公司網站拿起來寫幾分鐘就搞定。

Abilify我吃下去會失眠,所以白天要睡午覺之類的根本不可能,但到晚上就會累到可以睡。

說說它對我躁症的影響好了,因為我最近躁症發作,是最好測試它對躁症影響的時機。

我現在躁症在剛開始,一切都可以控制,全部世界都很美好的狀態,唯一一個不好的就是我的強迫思考。

我會強迫思考拼命想賺錢,拼命想玩網路遊戲花錢。

昨天因為威克倦失眠一晚,早上拼命想賺錢的時候,剛好時間到吃Abilify,大約過了30分鐘想賺錢的強迫思考就有辦法用比較輕鬆的集中力去轉移。但也許只是剛好而已…

但今天我在半夜拼命想玩網路遊戲花幾萬塊才過癮的時候,我今天提早吃早上的藥,大概30分鐘前吃的,然後又可以轉移可以不想玩網路遊戲把程式完成了!

兩次就不是巧合了,所以我的結論是它對我躁症的強迫思考相當有效,躁症少了強迫思考,只會體力透支而已,就不會做令人啼笑皆非的事了。

所以這次換這個藥在三天後看來是正確的決定,但還要長時間觀察如耐受性之類的問題,現在智力恢復一部分、強迫思考可轉移,突然覺得未來有點希望了。

我躁症最痛苦的就是強迫思考,那種衝動即使我不想要我也會很想要做某件事,通常都是讓人匪夷所思的事。

這樣也許秋冬就可以減掉鋰鹽,讓智力完全恢復了。

寫這篇文分享給可能即將要吃Abilify或考慮要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