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鬱症日常

躁症發作後注射Risperidone 37.5mg(維思通)

最近躁症發作,每天都要說幾百萬個字,有人在就要找人說話,沒人在就自言自語,也幾乎沒辦法坐著定在那邊,一定要走來走去,睡眠也變很少但絲毫不感到累,完全冷靜不下來。

今天是去醫院定期回診,醫生想了一下問我要不要改用注射藥物,總之我認為口服藥物已經到極限,我就同意。

注射的藥物是Risperidone或稱Risperidal,劑量是37.5 mg,必須臀部注射,由於不是油性的針,並不會太痛。

Abilify被換掉了,看來它仍然對我躁症沒效,一開始是有效,但在這陣子躁症悄悄的發作,我自己都沒注意到,等注意到的時候已經控制不住,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何時發作的。

注射後身體會有一種違和感與虛弱感,現在四肢似乎很難用全力,我現在好像沒辦法全力握緊拳頭。感官變得有點奇怪,有種抽離感,比如我在跟人說話好像我在看我自己跟人說話。

注射後2小時開始就有點想睡覺。六點開始有嚴重的恐慌感,不過我最近一直都大約那時有恐慌感所以不一定是藥物影響。

影響最大的是回到家後,我終於可以靠我意志力控制我不要走來走去,或不要一直講話,但不控制仍然會一直講話。

然後我覺得我現在終於可以控制自己了,這週一開始我幾乎沒辦法控制自己冷靜,我現在感到難得的平靜,要我說就是一種舒適感,我的大腦的思緒終於可以不用一直超速不停地亂衝亂撞。

這幾天要觀察一下藥物到底影響有多大,如果我有辦法坐在椅子上看書超過一小時,那我想躁症大概就控制住了。

我好想現在的平靜一直維持下去。這種喜悅感大概沒人可以理解吧!因為大家大概平時沒壓力時調適一下就可以這樣平靜,但在我人生像現在平靜的時間恐怕沒有到百分之10。

今天生日-總結一下最近的精神狀況

今天是我的生日,要去吃大餐看電影,大概是我最近花費最奢侈的一天,自從開始投資,花錢反而保守到連玩遊戲150點點數都捨不得買。

最近的精神狀況其實還算穩定,沒什麼想寫的所以就沒寫,Abilify把我躁症控制的還不錯,即使發作也會像沒發作一樣,所以我不會做出一些異想天開的事,自然躁症造成的損失就少很多。

每天晚上都會輕微恐慌,這實在有點煩,不過也沒啥好寫的,因為原因不明,自然沒辦法治,也沒辦法寫,吃得安緒就會好一點,就這樣過了。

最近常有低潮時期,大概維持2小時到4小時,然後低潮就過不然就睡著了。大概都發生在晚上,可能跟天黑了有關。

前陣子下雨有怠惰的狀況,我想是跟日照減少有關,雨停了以後就沒事了。

最近看的了一些書,所以在研究技術分析,因為投資想增加勝算,或降低損益比,找出幾個合適我的策略。

記憶力衰退很多,但理解力和分析能力維持之前的水準,大概是豁樂舒靜錠停掉的原因,如果能再停掉鋰鹽那就更好了。

總之最近偶有不順但生活還過得去。

選擇權導致的躁症發作

老實說昨天是近期內躁症發作到旁人看的出來我在狂喜的一次,重點被提醒之前我並沒察覺。

原因是因為做週選擇權獲利了結賺了2.3萬,只花了三天不到(星期三快收盤下單,到星期五開盤十五分鐘內平倉),我終於禁不起金錢的衝擊躁症發作。

強迫思考很嚴重的是在我一直想要再賺更多,想做只差100點的距離的履約價,我忍耐好久終於把它忍住因為風險真的很大,且週五留下上影線,價跌破5日線,量又不小,局勢不明朗。且10200也跌破了。

但我不能放棄選擇權的收入,如果它的收入是期望值正的,我不可能只靠存款過活,我存款沒那麼多,假如我活到90歲怎辦,去乞討嗎?

只能希望躁症發作的原因會有耐受性,但這好像不可能,如果可能我就不會遇到想追的女生100%躁症發作。

賺少一點我會心裡不暢快,賺多躁症就發作,不賺覺得很痛苦。這是要我怎麼辦才好?

重點這次開始運氣都很好,如果以下週會賺2萬來算不到三個月賺了快15萬,但如果當開始虧的時候要怎麼辦?

老實說現在假想虧了大概只是心情悶悶的吧!不會憂鬱發作也不會躁症發作,因為我憂鬱期非常少。

現在賺的5~6成都要存下來抵銷虧損這樣心情悶悶的會比較少一點,因為頂多就是來去一場空,不會虧到本金。

我覺得我現在是在玩火,遲早會自焚,但假如金額控制在現在一兩百萬的金額,不要把真的所有存款砸下去,也許只是情緒波動大了點。

醫生一定會勸我不要碰選擇權,但他收入幾十萬當然不會考慮到沒收入的人的窘境。我家是有公司,但可惡的小三把公司大權在握刻意不給我任何專案做,也不給我薪水。

不給我薪水還要我做事,不做事就跟我爸告狀說我跟我媽是公司最閒的人,我媽憂鬱症都嚴重到要去加重藥了,我沒領薪水我哪是公司的人啊?我只是掛名在公司下掛勞保健保而已。

講到這個又要講一堆,改天再講我從我媽那邊聽來的和諧化後的故事。

躁症過後的疲憊

今天改Abilify服用第四天,這次因為換藥引發的躁症平靜的過去了。

通常躁鬱症患者躁症過去緊接著會是鬱期,多數接的是如同重度憂鬱的時期,但我一年發作10多次的躁症,頂多2次會接到鬱期。

但每次都會接到我稱之為疲憊的時期,通常會持續幾天,因為躁症發作太消耗一切的體力,畢竟在躁症下一切都是超速運轉,睡眠也沒辦法很好。

現在我因為Abilify的副作用導致剛剛在床上躺了兩小時都是醒著作夢,所以才不想繼續躺,我也想紀錄一下我躁症過去的狀況:

我現在好累啊!我有好多事躁症時期不會想做的我現在想做,所以我現在不是憂鬱期,但我現在累死了啊!

我實在很想現在吞個2顆意妥明去睡到自然醒,但那只有晚上能做,先說2顆意妥明對我來說不算過量,頂多讓我從晚上10點睡到早上10點的劑量。

我現在打字速度好慢,我國中打字都比現在的自己快,但我好累!世界突然變快了,因為我變慢了,在躁症世界感覺像慢動作一樣。

我今天累到連看選擇權的力氣都沒有,看一下大盤指數就關掉了。雖然說我看選擇權也沒事做,畢竟我是走一個月期的賣方。

大致上紀錄完了,不想再用這麼慢的速度打字…

我在東吳的恩師們

先說排序不代表什麼,每位都對我相當的有恩,我是依照認識順序寫的,我總覺得不把他(她)們寫出來心裡不暢快。

  • 陳瑤華老師
  • 范芯華老師
  • 林正弘老師
  • 蔡政宏老師

還有陽明心智哲學研究所的王文方老師,他在東吳是兼課,所以列在最後。他還曾經用車載我順路回家過,對我真的相當好。

東吳的老師我就不寫到底有恩在哪裡,因為這樣可能會起比較心理畢竟他(她)們是同事,但每位都是很好的老師。

我其實真的對哲學很有興趣,我大學志願直接是考哲學系,念不成又幾度的回哲學系旁聽。

現在我是在清算我的過去。我只覺得旁聽這些教授的課真的有點可惜,我數度進出,不管是學校正規上課還是旁聽。

我只要一去上課,躁症一定會因為事件觸發,導致我堅持不到一個月,前面一個月積極的跟什麼一樣,突然就消失,因為躁症結束,正在倦怠或憂鬱。

我之前文章有點寫錯了,我反思近幾年一年躁症大約發作平均10次,週期相當短,通常維持一個月左右就會跌入谷底。

我每次都在平穩時期覺得這次終於可以聽完一門課,然後去了第一堂課躁症就發作,然後不到第四堂課人就消失。

我想他(她)們每個人都是頂尖的教授,不是論智能而論,當然智能也很頂尖,但他(她)們讓我尊敬的地方是面對我這種精神疾病的學生的態度。

總之相當感激這些老師們,也相當運氣好能遇到這些老師們。

 

又一次失眠

今天失眠是因為我不遵守醫囑的使用抗憂鬱劑導致,自作自受。

昨天是換藥第一天,Abilify吃下去頭會暈大約半小時,然後就稍微好一點,我想隨著耐受性提升副作用會減少。

下午去健身,就只是一般的日常活動,沒什麼特別的,雨下好大,去跟回來都淋得一身濕。

然後情緒就來了,突然間有股說不出的憤怒,我的憤怒是生悶氣的類型,所以很難受。

然後不久後又強烈的失落感,起初不明原因,後來發現是早上Facebook發現一些東西,情緒累積到下午。

發現什麼我就不想講,只覺得躁鬱症讓我受盡委屈,然後就哭了。

之後情緒就一直在低落狀態,很難受,不管說什麼情緒都是很低落,但此時不是憂鬱期。

然後我自作主張吃了兩顆威克倦就讓我現在完全沒有睡意,大概得晃一個晚上到天亮吧!

低落的內容如果心情好轉了再寫一下,真的是我人生一大難題。

看完醫生,今天開始換藥

今天和醫生先是一對一討論,然後又把我媽找進來二對一的討論,看了快整整一小時,在國泰的特約門診。

首先醫生說我的假想是錯誤的,那個只是巧合而已,鋰鹽雖然會使我智力衰退很多,但不至於導致精神年齡的衰退。

恐慌是由於豁樂舒靜錠是對的,所以首先要處理的就是這個藥,醫生是強烈建議我鋰鹽繼續服用但讓我自己決定,畢竟躁症是我在發作不是他在發作。

所以我自己決定再服用鋰鹽一陣子直到季節對精神疾病比較友善的時候再跟醫生說我要停藥,我還是想念那個智力不輸給國內頂尖哲學系教授的時候的敏銳度。

醫生說有可能是長期服用高劑量的豁樂舒靜錠導致我會產生恐慌之類的副作用,以及最近任何事情都沒辦法專注超過20分鐘也相當有可能是那個藥物引起。

因為我近幾年豁樂舒靜錠越吃越重,最近最重到15mg,他說那個劑量都可以讓人大腦無法思考了。

所以今天調整藥物是將豁樂舒靜錠停掉,並換Abilify上去,這有兩個問題,一個是豁樂舒靜錠一停藥我大概隔天躁症就會發作,第二個是少了豁樂舒靜錠的嗜睡加上Abilify的失眠副作用,我恐怕晚上會相當難睡。

所以第一個問題短暫的在躁症快要發作的時候使用思樂康輔助一下應該是可以解決,可能的失眠只能白天增加運動量。

抽血報告顯示我肝功能腎功能一切良好,代謝有點過快導致藥物血中濃度僅在正常值的下限,所以增加一顆癲通在晚上吃增加一些血中濃度。

至於我精神年齡嚴重衰退的問題,只能再一次讓我成長起來,他說我不需要心理諮商或相關的輔助,只要我想要成長,以我的智力絕對想得出來讓自己成長的辦法,前提是我真的想成長。

然後能力衰退的問題,他說人從25歲後智力就會一路衰退,當然吃藥也有關係,豁樂舒靜錠影響很大,利福全也有影響,鋰鹽也有影響,先停掉豁樂舒靜錠應該可以一定幅度的恢復我之前的能力,利福全原本一天早一顆晚二顆,改成只吃晚上兩顆。

鋰鹽他很不建議停,因為針對我這種週期相當短的病人鋰鹽相當有效,而且鋰鹽具有神經保護的功效,至於為何還是躁症會發作且幅度並不比之前小,也許是我的病程惡化,不吃鋰鹽也許會更糟糕。我決定今年秋天以後再來談鋰鹽是否該繼續吃。

畢竟我自從吃了鋰鹽後副作用相當多,且豁樂舒靜錠在吃鋰鹽前就有服用,但我在服用鋰鹽後才感覺到智能大幅受限。但我得承認我剛服用鋰鹽時相對的雖然受壓抑但情緒鎮定很多。

總之今天要調整至少1個月才會知道有沒有比較好,然後大概就快要秋天了吧!

關於最近恐慌的新發現

今天去看神鬼奇航:死無對證,老實說多謝高中同學在古亭站等我到101站,省了焦慮很大的一部分。

然後一整天完全忘了焦慮和恐慌兩件事,我只擔心我不小心喝太多東西看電影會不會想上廁所。

吃東西也是一路都沒有焦慮和恐慌的跡象,沿路回去捷運上連關係妄想都沒發作,可以說是再好不過。

然後回到家也沒有焦慮和恐慌的跡象,我想說太好了,就一直到睡前。

我吃藥了,然後就有點恐慌了,那恐慌的感覺是一絲維持在那邊平衡住好像隨時會爆發的恐慌,相當不安。

所以可以推測是睡前的藥導致我會有這樣的反應,而睡前的藥幾乎都是鎮定劑啊,怎麼會導致恐慌呢?

我一個一個藥來說:

  • 癲通,不可能,它是長效的,我白天出門前有吃,會恐慌我白天就恐慌了。
  • 利福全,不可能,它不能讓我睡著是我耐受性太強,正常人吃到這樣的劑量早就倒了,更別談恐慌了。
  • 鋰鹽,不可能,它也是長效的,且我白天出門前也有吃,會恐慌我白天就恐慌了。
  • 豁樂舒靜錠,理論上它會讓人大腦變鈍,且也有鎮定的效果。

今天我沒吃意妥明,因為我想要晚一點再吃晚一點再睡。

那就只有這四個而已,三個不可能,那刪去法就剩下一個豁樂舒靜錠,我現在劑量是10 mg,會讓我大腦變的相當鈍,相對於白天的思想清晰度。

那我就只好再以病人的身分做沒有醫學根據的假設,下次去醫生特約門診請醫生開電腦來看這個假設了:

豁樂舒靜錠讓我能力下降太多,導致我潛意識底下自信心又受到打擊,崩潰了,因為一直以來我的自信心都是我的智力,這個假設與鋰鹽的假設不謀而合。

也就是全部都是我下意識在作祟,因為我下意識知道我能力衰退了,所以我退化了,所以我不安了。

所以現在是一絲在崩潰的邊緣,因為我媽還在家,所以還有一個靠山,隨時都可能會崩潰導致嚴重恐慌發作。

再說一次,這是病人隨手紀錄沒有醫學根據的自我猜測,不要因為我這個猜測看到了把某些事情怪罪到某些藥上,因為也許我的猜測是錯的。

我星期五,如果跟醫生討論完,還有體力會把所有猜測做個總整理。

 

鋰鹽及癲通血中濃度、肝功能腎功能一併抽血

今天選擇權告一個段落後就去做鋰鹽、癲通的血中濃度及肝功能腎功能的一併抽血。

吃這種長效情緒穩定劑都需要定期追蹤:是否藥物代謝過快?在正常狀態下血中濃度是否足夠?還有對肝功能腎功能的影響。

自從養了我的貓以後我就一點都不怕抽血,隨便被我的貓抓一下都比抽血痛幾倍…

今天晚上我媽要去我妹那邊(現在換我妹自己住在天母的家),老實說相當不安,這有點像小朋友要離開父母的時候的不安一樣。

代表我現在某部分的精神年齡已經退化到這種程度了,實在是有點糟糕,我現在再過29天就30歲整了。

說到鋰鹽,其實鋰鹽在一開始確實是有給我相當的平靜,但隨著時間過去季節變化,躁症發作的頻率也不比只吃癲通的時候來的少,強度偏離常軌的仍然誇張。

昨天在領金石堂的書的時候簽名手抖到簽不了字,老實說我快受不了鋰鹽了,且它限制我智力太大卻沒有相對的效果,副作用太多了。

去年在日文的留學先修班的時候我竟然會產生我資質不如一般人的感覺,這是29年來第一次啊!

但精神疾病最忌諱的就是自行停藥,所以一切等下星期五和醫生在特約門診商量後再說。

下次看醫生要討論的議題

今天想到了一個議題,這是最近發現的一個症狀,是一個持續漸進的一個退化過程,能力的退化與生活功能的退化。

我先說一下我先前的歷史,我18歲的時候就獨自一個人去高雄出差住公司三個月,白天黑夜上班日假日都沒問題,怎麼過的我忘了,但不是段不好的回憶。

19歲獨自去上海公司擔任經理,那時除了鼻子和耳咽管及中耳的問題一直困擾著我以外,其實生活自理都不成問題,甚至還可以自己下廚。

22歲獨自在天母的家住了幾年,我忘掉幾年了,那時過得很充實,還不時去學校旁聽把妹被拒絕,我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女朋友都是在這個時候交到的,躁症反覆發作第二三四次自殺未遂都是在這段時間。

但重點是,我從18歲以後,我作為一個成年人的能力與生活功能,是相當具備的:比如對抗焦慮,對抗不安,對抗黑暗,對抗獨處,獨自出遠門,做任何想做的事。

但我發現從28歲後我作為一個成年人的能力與生活功能是在逐漸衰退,我現在得依靠我媽才能對抗焦慮、不安,對抗黑暗總是覺得有點恐慌,害怕獨處,害怕獨自出遠門,能做的東西受限非常多。

如果要說28歲發生了什麼重要的事情,就是我接受鋰鹽做為我主要治療藥物。鋰鹽對我的影響很大,它大幅的影響了我的大腦功能,讓我的智力嚴重衰退,記憶力也嚴重衰退。

也許是它間接的影響到我做為人的能力與生活功能,比如透過影響到自信心相關之類的,老實說我今年是我出生以來最沒有自信心的一年。

所以也許這該跟醫生討論一下,如果真的我的懷疑是真的,那是否該停用鋰鹽?

之前第四次自殺未遂住在松德院區它們硬給我用Abilify,雖然睡前吃會失眠,但抑制躁症效果似乎不錯,我有好幾度自發性地想要躁症發作都發作不了。

先說以上全部都是我的猜測,沒有醫學根據,只是一個病人想跟醫生討論的想法,我的部落格可以在手機看,所以我打在這裡,我到醫院就滑我的部落格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