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鬱症日常

似乎躁症過去憂鬱期到來

現在的狀況似乎是這次的躁症完全的過去,緊接著憂鬱期到來,或者只是因為躁症的過勞導致的疲憊感。

今天是去看Fate Stay Night,又去買Nike球鞋,理論上還算充實的一天,但漸漸的感覺力量在消失,之前躁症擁有的力量到現在大概可以說完全沒有了。

現在的感覺只想睡個一世紀,但又覺得一世紀可能不夠。

昨天晚上是有譜出自己的小說的第二部的新的大鋼,但看來暫時沒力完工。(我也不知道完工能做什麼…)

大概依照以往的路線,接下來就是拼命睡拼命耍廢,耍廢當中無聊做一點事,等下次躁症發作吧!

下次躁症我會想做什麼這我現在也不知道,躁症總有異想天開的地方,說不定下次躁症想當樂器演奏家,畢竟我Keyboard和吉他都彈的不算差。

管它的,等等倒完垃圾後就要睡到自然醒,今天打算吃兩顆意妥明,睡完要是還沒睡飽就耍廢就好了。

對躁鬱症的憂鬱期要求任何東西都是太多,畢竟躁症的時候已經過勞了,憂鬱期其實某種程度是種保護機制吧!

開始經營自創小說部落格

就在仔細思考後,因為害怕投稿被退,對作品缺乏自信的原因下,決定將作品以網路連載的形式公開。

其實現在還是在躁期,這次的躁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長,但現在發作的比較輕微,所以開始較有裡性。

發現作品可以改的部分很多,自然就沒信心,但現在沒有最瘋狂的時期的體力,所以改寫成一個難事。

七天來幾乎不眠不休,疲憊的要命,今天睡到中午12點還覺得很累。

現在正在考慮哪些SEO服務是需要的,因為都要成本,我寫小說並沒有收入,只能動用存款。

考慮繼續使用RankerX加上Kontent Machine配合兩個Indexer,租10個Private Proxies。

但真的很累,所以想等休息過後再開始進行,最近先讓另一個部落格站點的文章被Google自然索引。

明天要去問醫生我一直在躁期該怎麼辦,但我覺得一直在躁期可以讓我做出我平常做不到的事情,也是不錯的。

焦慮症或強迫症不知道哪個症現在又發作了

如題,所以凌晨快四點是醒著的。因為現在我媽理論上應該要在飛機上回來的途中。

但昨天晚上發LINE想在她上飛機前和她聯絡一下,卻聯絡不到人,就開始很擔心,腦袋中一直出現很糟糕的狀況,會不會在美國發生很嚴重的事?

所以我判斷不知道是焦慮症還是強迫症可能又發作了,老實說兩個症我實在在這塊分不太清楚。

不過經過那麼多次失誤的嚴重事情判斷,現在總覺得自己的感覺是不可靠的,我想再多都是心中的小劇場,時間過了事情總是不是像我想的一樣。

但擔心的感覺仍舊有,不然怎會稱為症呢?現在只想趕快到明天下午四五點,就可以知道我的擔心到底有沒有意義了,希望是一點意義都沒有。

凌晨四點要做什麼事才好呢?現在又睡不著了…

明天下午要回診,終於要去打維思通了,我前陣子的躁症應該可以告一個段落了。

想和醫生討論一下我躁症時發展出的哲學系統,以及現在的這個擔心。

如果是焦慮症可能有抗焦慮劑可以吃,如果是強迫症就沒救了,我不能吃抗憂鬱劑。

紀錄一下最近的狀況

雖然說要停筆,但還是紀錄一下最近的狀況,因為我也並沒有真正停筆,躁症強迫行為就是這樣可怕。

星期二、星期三連兩天注射了Haloperidol,第一天注射的地方今天才開始發現很痛,注射的肌肉有點腫,第二天注射的當天就痛死了也腫得很誇張,現在隔了兩天還會痛。

注射Haloperidol會讓大腦陷入一個空白的狀態,都有點忘了打完是怎樣從醫院回到家,要注射這個真的得要有人陪同比較安全。

仔細回想一下,好像運氣很不錯,兩次注射完都馬上叫到計程車,計程車也都沒有給我繞路,回家路上還買了便宜的咖哩飯,但這些記憶好模糊。

注射完大約一天以內都在藥效範圍內,躁症明顯被壓制下來,在瘋狂了一陣子之後那段的寧靜真的很寶貴,但一天後又開始大腦越轉越快了。

由於我發作的病症類似第二型,所以我表現出來的行為是大腦上的高功能等等,伴隨著強烈的自信心與企圖心。

但我不想再去注射第三次,除非又超速到太誇張,因為打針真的很痛。我打那麼多針第一次有針打到讓我想要投降輸一半的。

昨天口服Haloperidol 5mg 兩顆似乎有效吸收進去,不能理解之前為何口服Haloperidol 5mg 3顆完全沒作用。

今天大腦運作雖然也是在躁症的感覺下,很明顯現在並不是在躁症,因為剛剛起了一個念頭要找Freelancer花大約150USD寫Xamarin的實作範例,馬上被自己駁回。

只要我還有理智可以駁回自己的瘋狂想法,就不應該認定現在是在躁症,只是有點High而已。至於為何會出現瘋狂想法,可能我本來就是一個瘋狂的人吧!

這幾天雖說要停筆,但還是斷斷續續在寫作,寫完又把文章隱藏,很明顯自信心下降了,也就是我已經開始懷疑我這段期間寫的文章是否妥當了。

大致上要紀錄的這些,給未來回頭看的自己,也給可能有相同病症所苦或身邊有相同病症所苦的讀者。

提早回診完

今天去醫院提早回診,當然是因為這次的躁症發作,想去找醫生討論一下病情。

據判斷這次躁症發作應該是因為我母親去美國這對我影響很大的事情所觸發,而不是思考火力全開導致,因為思考火力全開的狀況我人生有很多次,但影響到躁症不是百分之百相關性。

但思考與寫作確實會讓我這次躁症變嚴重,所以這是我部落格網路在我媽從美國回來前最後一篇文章了。我這段期間要拼命地放輕鬆。

別人可能想放輕鬆就放輕鬆就好了拚命做啥,那就不了解躁鬱症的強迫思考的可怕了,現在的我有一股無形的直覺(或許稱之直覺可以)告訴我一定要找些有意義的事情來做。

所以我現在做不到的就是打開動畫檔案然後放鬆下來看個一集,一集都做不到,所以要做到要很努力,但我想如果朝這方向努力躁症絕對不會發作。

總之今天又打了針,這次真的很痛了。一個漫長的休止符開始。

躁症過去,準備回診

昨天晚上五點,因為實在是受不了大腦的強制高速運作,去國泰急診,打了兩針,主要的那針是Haloperidol的成分,和我口服一樣,但口服劑量較低。

然後晚上原本要寫紀錄,但實在受不了嗜睡的副作用就去睡了,睡到午夜11點,清醒了,但我又吃了意妥明,繼續睡到早上六點半掛號。

結論是躁症過去了,我現在也不知道要寫什麼了,大腦好累,身體好累。但我想這個躁症過去有可能是暫時性的,所以還是去回診比較保險。

現在寫不太出成文的句子,也結構不出一些複雜的概念,是有點挫折,今天要去跟醫生討論,總不能每次都是極端狀態下才有辦法做一些事情。

現在大腦很安靜,思考很平和,雖然這次躁症才發作幾天,但好像好久沒這樣過了,有點想繼續維持這個平靜一陣子。

躁症進入第三天

其實我不記得是第四天還第三天了,最近時間感因為躁症的關係開始模糊了,我今天做了一上午的事我以為我忙了一整天,結果發現我還有一個下午可以忙好棒喔!累死我了!

累死我了是隨便說的,現在的我根本不知道累!我無聊就在創造我的哲學宇宙論,或針對佛教的幾個人類無法理解的名詞指稱做出一些敘述,雖然只打幾篇文,但前前後後修修改改刪刪減減。

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維思通沒效了,今天早上我針對我爸公司要雲端化的部分設計了一下Microsoft Azure,然後在上面架了一個Mail Server,還有一堆懶得打出來的事,回頭一看,才中午。

剛剛又試圖想要做一些標新立異的文章,苦思了兩個小時,最後只草草的了結在了一個我覺得眾所皆知的結論上,要標新立異又有論點真的很難。

我在想明天要不要凌晨六點半起來掛精神科醫生的門診,這樣可以掛比較前面的號,去回診一下也許比較好,但我能吃的藥都吃了,甚至過量了,針也打了,總不能把我抓去住院吧?

現在很想靜下心來看書,因為我思考了很久以後發現我能思考的內容太少了。閱讀背景不足一直是我致命傷。

其實我現在雖然處於狂喜狀態中,但我很痛苦。

躁症似乎發作,文思泉湧

最近我感冒了,前兩天渾渾噩噩的過了,痛苦得要命,直到昨天下午稍微好轉後清醒,就發現好像精神狀況也跟著變了。

原先焦慮我媽去美國之類的事情,現在覺得時間到了就自然有解決的方法,希望能持續下去,沒有焦慮的感覺真的是太棒了。

然後我發現我一直以來的輕微憂鬱終於過去,也許不該稱為輕微憂鬱,應該稱為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吧!

昨天晚上和我爸談了很久的佛法,我用我已有的哲學概念和他對談,並且跟他說我最近在我大腦創建的新系統。

然後我覺得我躁症好像就發作了,我開始全身湧出源源不絕的力量,我大腦思考的速度是平常的好幾倍。

不過昨天只睡3個多小時,現在眼睛實在有點累,很想閉起眼睛休息,但強迫意念讓我一定要繼續打文章。

我總覺得我應該寫些什麼東西,現在有寫不完的文章和想不完的哲學,我覺得我該去吃顆短效壓制躁症的藥。

希望這次不要闖出什麼禍來才是。

今天生日-總結一下最近的精神狀況

今天是我的生日,去吃大餐看電影,大概是我最近花費最奢侈的一天,自從開始投資,花錢反而保守到連玩遊戲150點點數都捨不得買。

最近的精神狀況其實還算穩定,沒什麼想寫的所以就沒寫,Abilify把我躁症控制的還不錯,即使發作也會像沒發作一樣,所以我不會做出一些異想天開的事,自然躁症造成的損失就少很多。

每天晚上都會輕微恐慌,這實在有點煩,不過也沒啥好寫的,因為原因不明,自然沒辦法治,也沒辦法寫,吃得安緒就會好一點,就這樣過了。

最近常有低潮時期,大概維持2小時到4小時,然後低潮就過不然就睡著了。大概都發生在晚上,可能跟天黑了有關。

前陣子下雨有怠惰的狀況,我想是跟日照減少有關,雨停了以後就沒事了。

最近看的了一些書,所以在研究技術分析,因為投資想增加勝算,或降低損益比,找出幾個合適我的策略。

記憶力衰退很多,但理解力和分析能力維持之前的水準,大概是豁樂舒靜錠停掉的原因,如果能再停掉鋰鹽那就更好了。

總之最近偶有不順但生活還過得去。

我在東吳的恩師們

先說排序不代表什麼,每位都對我相當的有恩,我是依照認識順序寫的,我總覺得不把他(她)們寫出來心裡不暢快。

  • 陳瑤華老師
  • 范芯華老師
  • 林正弘老師
  • 蔡政宏老師

還有陽明心智哲學研究所的王文方老師,他在東吳是兼課,所以列在最後。他還曾經用車載我順路回家過,對我真的相當好。

東吳的老師我就不寫到底有恩在哪裡,因為這樣可能會起比較心理畢竟他(她)們是同事,但每位都是很好的老師。

我其實真的對哲學很有興趣,我大學志願直接是考哲學系,念不成又幾度的回哲學系旁聽。

現在我是在清算我的過去。我只覺得旁聽這些教授的課真的有點可惜,我數度進出,不管是學校正規上課還是旁聽。

我只要一去上課,躁症一定會因為事件觸發,導致我堅持不到一個月,前面一個月積極的跟什麼一樣,突然就消失,因為躁症結束,正在倦怠或憂鬱。

我每次都在平穩時期覺得這次終於可以聽完一門課,然後去了第一堂課躁症就發作,然後不到第四堂課人就消失。

我想他(她)們每個人都是頂尖的教授,他(她)們讓我尊敬的地方是面對我這種精神疾病的學生的態度。

總之相當感激這些老師們,也相當運氣好能遇到這些老師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