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症似乎發作,文思泉湧

最近我感冒了,前兩天渾渾噩噩的過了,痛苦得要命,直到昨天下午稍微好轉後清醒,就發現好像精神狀況也跟著變了。

原先焦慮我媽去美國之類的事情,現在覺得時間到了就自然有解決的方法,希望能持續下去,沒有焦慮的感覺真的是太棒了。

然後我發現我一直以來的輕微憂鬱終於過去,也許不該稱為輕微憂鬱,應該稱為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吧!

昨天晚上和我爸談了很久的佛法,我用我已有的哲學概念和他對談,並且跟他說我最近在我大腦創建的新系統。

然後我覺得我躁症好像就發作了,我開始全身湧出源源不絕的力量,我大腦思考的速度是平常的好幾倍。

不過昨天只睡3個多小時,現在眼睛實在有點累,很想閉起眼睛休息,但強迫意念讓我一定要繼續打文章。

我總覺得我應該寫些什麼東西,現在有寫不完的文章和想不完的哲學,我覺得我該去吃顆短效壓制躁症的藥。

希望這次不要闖出什麼禍來才是。

強迫症確定復發伴隨焦慮症但社交恐懼症好轉

最近社交恐懼症我找到一個解決方法,我把我手邊認識的人開始分組,第一組是只要我不做太超過的事不會背叛我的,第二組是跟我有利益往來對我有依存關係的

然後想盡辦法的去相信這兩組的人不會對我做出讓我失望或傷心的事,第一組的維持聯繫,第二組的維持利益關係,然後其他的人就歸類到第三組,第三組就是可能會傷害我的人。

對這組的人我沒有任何辦法,我既不能預測也不能反擊,只能避免接觸,那就讓第二組的人多樣化一點吧!第一組的人活到現在人數已經確定下來了,第二組是錢或利益可以解決的,這相對於建立真正的友情容易多了,當然當我有不滿的時候我就閃人也不用講情面,在商言商的感覺,只是多一點人際互動而已。

不過第三組的人際開拓等最近擔心的事情告一個段落,健身課程上完,將會從進修推廣部的多人課程開始接觸人群。因為實際上就是有理論上應該被歸類在第三組的人跑到第一組的例子在。

說回來,我強迫症伴隨焦慮症一起復發了,我上次看領藥的診斷上面就有寫它,以前是有被診斷過,但因為一陣子都不嚴重,醫生都懶得寫上去。

最近食慾大到一個無止境的地步,飽食神經似乎異常,一直要吃一直要吃,吃到我一個月多了2公斤多,到達人生第二高體重。

然後最近擔心的事情總是一件接著一件擔心不完,我媽下週四就要去美國了,我擔心她在旅途出意外,她回來後要去開刀,我擔心開刀出意外,四月去日本自由行要帶外婆去,我擔心外婆活不到四月(她80幾歲了),或去了有意外處理不了。

不過最近開始減重了,一週兩天私人教練課,課後會踩一小時的坐式腳踏車,看著窗外馬路對面的麥當勞真的很餓啊!如果這些焦慮的事情都過了,明年四月我想要以帥宅的身分帶外婆去秋葉原的女僕咖啡廳和她們用日文聊天,不再是肥宅的身分。宅也宅的帥一點吧!

憂鬱期過後焦慮與社交恐懼症持續

最近憂鬱期很明顯過了,選擇權進場去撈了一筆,還沒日沒夜的玩劍靈,甚至日文版的中文版的兩個同時玩,花了上萬元。

但醫生判定我沒有到躁症,花上萬元是前陣子沒收入憋太久沒花錢,所以選擇權一輕鬆賺,錢就像流水一樣的花了出去。

這次玩劍靈有很大的收穫,不是遊戲內容讓我有收穫,是我發現我對網路上異性的態度終於變成跟正常人一樣了,我不會一認識就想追對方,也不會纏著對方。

但網路上的社交一樣是社交,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挑戰,我玩的時間幾乎都是半夜,因為那時候沒有認識的人醒著。久了不知不覺就膩了。所以劍靈也不想玩了。

日服的劍靈讓我很害怕,因為日本人不知道玩遊戲在禮貌什麼,進隊伍要說請多指教,打完王要說您辛苦了,退隊還要說希望以後能多多指教(我日文翻中文)

只要跟人有對談有時候就會怕,久而久之日文版就沒在玩了。

中文版花了不少錢,認識了一個香港女生,跟他通LINE玩但不知道為何突然對方不理我了,這對我是一大衝擊。

我這次態度保持很淡定,基本上都沒有騷擾或追求的舉動,但還是一樣對方久了就不理我。

不過我早在認識的時候就心裡有準備大概會歷史重演,所以倒是沒有太傷心。

現在只要收信、看手機就會有莫名的心慌感,發現沒訊息就鬆一口氣,我真希望大家都不要來找我。

但感覺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現在很多事情是有我父母在幫忙所以我可以遠離人群,但就統計而言我父母應該要比我早走,我遲早會一個人。

下週三要回診,可能得去找醫生討論一下這件事,真想躲起來到我死掉為止。

憂鬱期與社交恐懼症

最近因為打針抑制住躁症,所以變成只會單方向的發作憂鬱期,加上診斷出社交恐懼症,現在過得實在有點不知道該怎樣說。

躁鬱症的憂鬱期通常是重度憂鬱症,但我憂鬱期卻只有輕度憂鬱症的症狀,通常時間長短躁症比憂鬱期是1:2的樣子,但我之前是3~5:1。

所以我沒辦法被判定是哪一型別的躁鬱症,但今天想寫的不是關於躁鬱症,而是關於社交恐懼症,所以把焦點移動一下。

社交恐懼症的徵狀大概在今年一月的時候就有顯示出來了,首先出現是對於合作關係的極度不信賴,那時工作上與人合作會讓我時常陷入輕度或中度的恐慌狀態。

然後到大概開始操作選擇權的時候,那時變成相當害怕收到LINE的訊息,相當怕我的操作被營業員看笑話,相當害怕和營業員與一個分析師的對談,但投資又只有他們可以講,不講真的很悶。

然後接下來就到開始注射維思通,躁症受到控制了,我變得幾乎足不出戶,只有待在自己房間的時候是最自在的,我的活動範圍大概只剩下家裡跟屋頂,偶爾出去吃個東西也是跟家人一起出去。

但明天要跟高中同學去看雷神索爾3,現在就陷入很焦慮的狀態,老實說我不知道自己在焦慮什麼,但就覺得很焦慮。之前錯過了很多評價不錯的電影,這次是想要突破一下才硬是約了一部電影。

至於社交恐懼症我實在不知道原因,醫生也沒說太多,上次看診受限於時間,沒有討論很多,因為是健保的門診,不好意思給別人拖太久,醫生是沒有催我快一點,但我不想出診間被瞪。

但醫生確實跟我說我有社交恐懼症,他勸我自己試著走出去,說對我來說心理諮商並沒有用,畢竟我的智力與思考模式太特別,他不認為心理諮商會有怎樣的效果。

憂鬱期的時間已經快要過去了,這次大概是從三週前開始較為嚴重,因為有在吃抗憂鬱劑所以三週左右就已經恢復到快到正常,大概明天如果能順利地看一場電影(我想不到哪裡會不順利,我都看過近百場的電影了)我想應該對病情會有幫助。

焦慮就讓他去焦慮,等等吃兩顆得安緒(抗焦慮劑)就放著不管,反正現在說到底只要隔天要出去心中絕對會好像扛了一顆大石頭一樣,我是覺得只要習慣了自然扛的輕鬆或就沒有大石頭了。

但說真的很想躲在家,躲到死都不要出去。

Risperidone 37.5mg(維思通)注射第六次實際感受

Risperidone 37.5mg(維思通)現在成為控制我躁症最主要的藥物,我每兩週都得去醫院注射一次。

注射是打在臀大肌上,兩個臀部交替注射,注射完後需揉個三分鐘到五分鐘,不然臀部之後會痛一陣子。

藥物的違和感也隨著注射的次數變多漸漸地沒有了,要說注射完當天會怎樣,大概只有想睡覺吧!

若是情緒偏High的話,注射完會有很強烈的踩剎車作用,頭腦會相當的不舒服,但睡個覺起來就好了。

很高興的是它在藥典或醫生口述的副作用我都沒出現,所以說要分享實際感受也只有好的面向。

好的面向就是它將我躁症控制到幾個月都不曾發作過的狀態,即使加上百憂解也只有快要發作但沒實際發作。

硬要說不好的面向就是它讓我變得較為憂鬱,這幾個月動力相當薄弱,很提不起勁做很多事,但也有可能是剛好到憂鬱期。

直到我最近吃百憂解控制強迫症,動力才漸漸地變多一點。之前憂鬱期通常會更慘,所以我覺得應該是藥物壓躁症導致輕微憂鬱狀態。

但只要不躁症我就不會做錯事,憂鬱症的我頂多像廢物,但不會做錯事。所以這個藥還會繼續打下去。

服用Fluoxetine(百憂解)治療強迫思考

由於前陣子強迫思考很嚴重,尤其在可能很久遠的未來上,會擔心自己的生活到如果雙親過世,也一直在擔心我家的貓過世。

醫生研判我之前併發症強迫症應該是有惡化,所以使用了一個雙面刃,抗憂鬱劑:百憂解來治療。

在吃藥的第二週開始強迫思考有明顯減少和容易轉移,但產生了諸多影響。

首先要提的是體重在沒運動下明顯變輕,這不知道是不是好現象。

接著影響到一些食慾,明顯能控制飲食的量,也比較容易飽足。

動力在吃了一週後明顯的活躍很多,想做很多之前懶得做該做的事情。

最後就是我說它是雙面刃的原因,因為躁症也有點快要發作,對躁鬱症患者來說抗憂鬱劑是很要不得的東西。

影響血清素類藥物我不管服用哪種除非在嚴重憂鬱期,不然躁症都會發作。

現在是因為有打維思通,所以並沒有立刻發作。但我想發作是遲早的事。

但這就陷入兩難,我是要不要再無謂的焦慮,還是要躁症發作?

又一次的轉換跑道

最近,投資的生活實在是讓我對一切事物都產生不了熱情,反正策略確定好,剩下來的就是交給運氣,勝率不管多少,期望值不管多少,最後決定的仍然是那最重要的運氣。

最後,我變的像退休後一樣,理論上我才30歲,正當應該為想做的事情全力打拼的時候,但現在有種對未來已經放棄的感覺,就是那種明天賺也不會開心,明天虧也不會心痛,反正就這樣而已。

我不認為人生的目標是為了賺錢,賺錢只是為了維持生物基本的身體運作,當物質的慾望越少的時候所需要賺的錢就越少,賺錢只是維持生命的一個手段,不是目的。

但我認為沒有熱情的人生不值得繼續活下去,所以要開始找生命的熱情,我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

我的興趣很廣泛,也許最近會開始從哲學的深入研究、程式設計的進一步研究、社會學或歷史相關的入門研究、日文的進一步學習開始。

五個部落格會重新給主題,這個部落格可能會恢復程式設計相關,但精神疾病相關已經寫了一些,也不想刪文,可能這個部落格主題就變成兩個。

選擇權的部落格可能會開始寫些哲學我遇到的問題與其他學科入門時的想法,也許不夠成熟,但沒有人一開始思想就是夠成熟的,說到底成熟只是一個含混的概念。

外匯保證金的部落格主題到時候再想,英文的部落格最近都有繼續在寫,日文的部落格寫作暫時停止,因為前陣子沒心思專心放在日文上,最近可能會繼續開始。

總之投資就到前天平倉為止,下次投資也許是買一些殖利率高的個股,不過不是最近,反正除息也要等明年,現在買沒意義。

躁症發作後注射Risperidone 37.5mg(維思通)

最近躁症發作,每天都要說幾百萬個字,有人在就要找人說話,沒人在就自言自語,也幾乎沒辦法坐著定在那邊,一定要走來走去,睡眠也變很少但絲毫不感到累,完全冷靜不下來。

今天是去醫院定期回診,醫生想了一下問我要不要改用注射藥物,總之我認為口服藥物已經到極限,我就同意。

注射的藥物是Risperidone或稱Risperidal,劑量是37.5 mg,必須臀部注射,由於不是油性的針,並不會太痛。

Abilify被換掉了,看來它仍然對我躁症沒壓制的效果,一開始是有效,但在這陣子躁症悄悄的發作,我自己都沒注意到,等注意到的時候已經控制不住,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何時發作的。

注射後身體會有一種違和感與虛弱感,現在四肢似乎很難用全力,我現在好像沒辦法全力握緊拳頭。感官變得有點奇怪,有種抽離感,比如我在跟人說話好像我在看我自己跟人說話。

注射後2小時開始就有點想睡覺。六點開始有嚴重的恐慌感,不過我最近一直都大約那時有恐慌感所以不一定是藥物影響。

影響最大的是回到家後,我終於可以靠我意志力控制我不要走來走去,或不要一直講話,但不控制仍然會一直講話。

然後我覺得我現在終於可以控制自己了,這週一開始我幾乎沒辦法控制自己冷靜,我現在感到難得的平靜,要我說就是一種舒適感,我的大腦的思緒終於可以不用一直超速不停地亂衝亂撞。

這幾天要觀察一下藥物到底影響有多大,如果我有辦法坐在椅子上看書超過一小時,那我想躁症大概就控制住了。

我好想現在的平靜一直維持下去。這種喜悅感大概沒人可以理解吧!因為大家大概平時沒壓力時調適一下就可以這樣平靜,但在我人生像現在平靜的時間恐怕沒有到百分之10。

今天生日-總結一下最近的精神狀況

今天是我的生日,去吃大餐看電影,大概是我最近花費最奢侈的一天,自從開始投資,花錢反而保守到連玩遊戲150點點數都捨不得買。

最近的精神狀況其實還算穩定,沒什麼想寫的所以就沒寫,Abilify把我躁症控制的還不錯,即使發作也會像沒發作一樣,所以我不會做出一些異想天開的事,自然躁症造成的損失就少很多。

每天晚上都會輕微恐慌,這實在有點煩,不過也沒啥好寫的,因為原因不明,自然沒辦法治,也沒辦法寫,吃得安緒就會好一點,就這樣過了。

最近常有低潮時期,大概維持2小時到4小時,然後低潮就過不然就睡著了。大概都發生在晚上,可能跟天黑了有關。

前陣子下雨有怠惰的狀況,我想是跟日照減少有關,雨停了以後就沒事了。

最近看的了一些書,所以在研究技術分析,因為投資想增加勝算,或降低損益比,找出幾個合適我的策略。

記憶力衰退很多,但理解力和分析能力維持之前的水準,大概是豁樂舒靜錠停掉的原因,如果能再停掉鋰鹽那就更好了。

總之最近偶有不順但生活還過得去。

Abilify(安立復)服用三天實際的感覺

說真的,Abilify對我的副作用極少,只有吃下去的前半小時會頭有點暈暈的。

它不像Haloperidol(豁樂舒靜錠)一樣作用非常強,我幾乎感覺不到它對我智力的影響,老實說在停掉豁樂舒靜錠以後智力確實恢復一些,剛剛把一直完成不了的公司網站拿起來寫幾分鐘就搞定。

Abilify我吃下去會失眠,所以白天要睡午覺之類的根本不可能,但到晚上就會累到可以睡。

說說它對我躁症的影響好了,因為我最近躁症發作,是最好測試它對躁症影響的時機。

我現在躁症在剛開始,一切都可以控制,全部世界都很美好的狀態,唯一一個不好的就是我的強迫思考。

我會強迫思考拼命想賺錢,拼命想玩網路遊戲花錢。

昨天因為威克倦失眠一晚,早上拼命想賺錢的時候,剛好時間到吃Abilify,大約過了30分鐘想賺錢的強迫思考就有辦法用比較輕鬆的集中力去轉移。但也許只是剛好而已…

但今天我在半夜拼命想玩網路遊戲花幾萬塊才過癮的時候,我今天提早吃早上的藥,大概30分鐘前吃的,然後又可以轉移可以不想玩網路遊戲把程式完成了!

兩次就不是巧合了,所以我的結論是它對我躁症的強迫思考相當有效,躁症少了強迫思考,只會體力透支而已,就不會做令人啼笑皆非的事了。

所以這次換這個藥在三天後看來是正確的決定,但還要長時間觀察如耐受性之類的問題,現在智力恢復一部分、強迫思考可轉移,突然覺得未來有點希望了。

我躁症最痛苦的就是強迫思考,那種衝動即使我不想要我也會很想要做某件事,通常都是讓人匪夷所思的事。

這樣也許秋冬就可以減掉鋰鹽,讓智力完全恢復了。

寫這篇文分享給可能即將要吃Abilify或考慮要吃的人。